当前位置: 数字图书馆 > 译史长廊 >

陈翔:一次永生难忘的翻译经历

来源:中广网   发布时间:2015-12-23

 

2006年11月25日这个日子将永远铭记在我心里。这一天,我非常荣幸地为到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的国家主席胡锦涛担任了乌尔都语的翻译工作。这是我梦寐以求却从未奢望过的事情。光荣、艰巨、兴奋、紧张、顺利,是我自己对这次翻译工作的感受。

 

  光荣的使命 艰巨的任务

 

  巴基斯坦是我国的友好邻邦,巴基斯坦人民发自内心地把中国人民当作自己的“兄弟”。每次我国领导人到巴访问,巴方都会予以高规格的接待。这一次胡主席的来访,巴方更是予以了外交礼仪中最高,甚至是超最高规格的礼遇。在巴方的坚持下,中方最终同意安排胡主席在拉合尔市夏利玛公园向市民发表演讲,这也使我有幸为国家最高领导人担任了一次翻译工作。

 

  让我为主席做翻译的消息最早来自乌尔都语广播部。由于外交部目前乌尔都语翻译力量有限,近些年来,一些重大外交场合的乌文稿件的准备工作一直是由我台乌尔都语部协助进行的。11月初,经外交部同意,乌尔都语部提前非正式提示我做好给胡主席做翻译的心理准备。正式的通知则是由我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在胡主席来访前10天下达的。与乌语部通知有所不同的是,我的任务除为胡主席担任乌语翻译外,还需为拉合尔市所在的旁遮普省的首席部长担任中文翻译,巴方承诺会事先将演讲稿交付我方。

 

  从专业技术的角度来看,这两项任务由于事先都有文字稿件,翻译难度并不算太大,但仍充满了变数:首先,按原定计划,25日拉合尔市民招待会将依次由旁遮普省首席部长伊拉希用乌语、巴总统穆沙拉夫用英语和胡锦涛主席用中文发表讲话。但当大使馆20日将首席部长的讲话稿给我时,却发现巴方的讲稿是英文的,因此需要重新确认是否巴方的首席部长用乌语发言。22日,也就是胡主席到访的前一天晚上10点半,大使馆紧急电话通知让我立刻对巴方刚刚发来的乌文稿件进行核对,看是否和英文稿件内容一致。赶到大使馆一看才发现,乌文稿件内容和先前发来的英文稿件内容几乎完全不一样,只得连夜进行翻译。另外,对于我这个翻译人员来说,还需要面对一些新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双方演讲者的临场即席发挥。虽然使馆通知穆沙拉夫总统是用英语发表讲话,但也不能排除穆沙拉夫总统临时改用乌语演讲,或者临时用乌语说上一段的可能。24日,胡主席在伊斯兰堡会议中心对巴基斯坦国民发表讲话,穆沙拉夫总统在致辞的最后就即兴地“发挥”了一段。这些无法预见的因素,只有仰仗自己平时的语言积累了。因此,做好心理准备是十分必要的。

 

  从拿到胡主席讲稿和翻译稿后,我便开始着手熟悉稿件。为此,我还特意向在大学时期教授我乌尔都语的巴基斯坦老师、已退休在家的乌语大师阿夫塔布老先生当面请教,以确保翻译稿件的语言地道和自己的发音准确。

 

    主席亲自接见 敲定演讲细节

 

  23日,胡主席抵达巴基斯坦,我们的报道工作正常进行。25日中午12点,高访团一行抵达享有“文化之都”美誉的旁遮普省首府拉合尔市进行访问。由我担任翻译工作的市民招待会将在3个半小时之后开始。下午1点,使馆工作人员告诉我,穆沙拉夫总统将不出席下午的活动。下午2点,正当我在酒店房间对讲稿进行最后的准备时,接到外交部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胡主席将在2点50分在他下榻的总统套房里就下午讲话的稿件单独接见我。这,真是一个让我想都不敢想的重大惊喜!

 

  2点45分,我在胡锦涛主席办公室主任陈世炬的带领下提前到达胡主席房间门口等候。不久,主席房间的门开了,我在陈主任的带领下走进胡主席的房间。胡主席坐在房间客厅的沙发上,抬起头向我们点头示意。陈主任首先向胡主席介绍说我是他的乌尔都语翻译,见主席看着我,我赶忙说“主席好!”。“过来。”主席示意我坐到他身边的沙发上。坐在主席身边,说实话,我心里真是万分激动!真有点不敢相信,我面前坐着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胡主席问我,“你手上有了最后的讲稿了吗?”

 

  “有了,主席,”我回答。

 

  “我在讲稿上做了一些最后的改动,还划了发言时要停顿的地方。你记一下。”胡主席吩咐道。

 

  “好的,主席,”我说。

 

  “有笔吗?”胡主席问我。

 

  “有,主席。”我拿出笔在自己手里的乌语讲稿上对照主席的中文讲稿开始记录最新的改动。主席的中文讲稿一共四页,正文部分几乎每两句会停顿一下。划完第一页,翻到第二页。见我拿着两份讲稿做记录不是很方便,胡主席便主动为我拿着翻过去的稿件,直到划完为止。记录完毕,胡主席接着问,“乌语讲话稿长吗?”

 

  “不长,主席。您过过目吧。”我将乌语翻译稿件展示给主席看,一共5页。

 

  “哦,那还可以。”主席看完了说。

 

  胡主席将自己的稿件在膝盖上整理了一下,最后对我说,“好,一会儿我们好好配合。”我再一次被感动了!胡主席作为一个泱泱大国元首,每天都在为亿万民众的福祉而操劳着,而现在竟然对一次演讲如此细心对待,这充分体现出胡主席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亲民作风,胡主席非凡的人格魅力在这短短5分钟的接触中已永远铭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谢谢主席!谢谢主席!”我赶紧说道。主席再次点头。

 

  主席讲话效果轰动 翻译过程十分顺利

 

  在主席房间外的走廊上,主席办公室主任陈世炬约我同车前往活动地点,一是方便我尽快到达现场就位,二是让我和外交部的英语翻译戴庆利一起一路上为胡主席共同翻译。这为我提供了更多为主席翻译的机会。到达夏利玛公园后,我与戴庆利一起紧跟在主席身后。主席身边便是旁遮普省的省督和首席部长。

 

  从公园大门到演讲台二百米距离的路上铺着红地毯,热情的巴基斯坦民众穿着华丽的传统服装在道路两旁载歌载舞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宾。胡主席也不时停下脚步,向欢呼的人群致意。在一个传统工艺品摊前,旁遮普省省督向胡主席介绍了一种巴基斯坦民间传统字画。由于画上的文字是乌尔都文,胡主席便询问文字的内容。这个时候,我便派上用场了。我向主席介绍说,“主席,画上是用乌尔都文艺术体撰写的,‘胡锦涛阁下,中国国家主席’。”胡主席听后点了点头。一路上,热情的巴民众高声欢呼,当胡主席停下脚步向人群挥手致意时,我对主席说,巴民众高声欢呼着“巴中友谊万岁!”。胡主席再次点点头。

 

  到达演讲台,胡主席等人入座,我迅速找到了翻译的位置。我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集中精力,尽量不紧张,因为第一次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做翻译要想不紧张也不太可能。

 

  活动正式开始,由巴基斯坦人主持。活动的程序也需要进行适当翻译。首先是阿訇诵经,接着便是首席部长讲话。我一边听着首席部长的讲话,一边核对自己准备好的翻译稿。最后发现,首席部长的讲话仍在最后时刻改动了两个地方。首席部长话毕,便是胡主席的讲话了。胡主席的讲话引起在场的巴民众的热烈欢呼和掌声。随着一句“祝中巴友谊万古长青!”的结束语,我为胡主席的翻译也圆满地结束了。

 

  巴基斯坦国家电视台、国家广播电台都对这次活动进行了现场直播,因此,我的乌尔都语翻译便代表着中国的声音。由于事先已和主席有过沟通,因此整个翻译过程十分顺利。

 

  翻译结束后,在场的巴基斯坦人都纷纷向我表示祝贺,赞扬我的乌尔都语说得好。回到宾馆,外交部长李肇星还在电梯里当面向我和我台表示真诚的感谢。当他得知我是他的校友时,还主动与我握手,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无比激动。我想,作为翻译人员,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国家服务,这本身就是我们的职责,也是我们的光荣。

 

  这次为国家主席胡锦涛担任翻译工作的经历将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中,并将不断地激励着我加强学习,努力工作。 (作者系驻巴基斯坦站首席记者)

 

点击:
返回页首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