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数字图书馆 > 译史长廊 >

《红楼梦》“西行漫记”:这是一部巨大的小说怪物

来源:人民网-《大地》   发布时间:2015-12-23

本文摘要:在译后记中,库恩写道:“《红楼梦》这个名字就像一座陌生的巍峨山峰,从幻想中的蓝色远方升起,它如今进入了欧洲人的精神视野。引人入胜但又令人畏惧。人们对无法战胜的山间裂缝和悬崖峭壁窃窃私议。一部巨大的小说怪物!一百多个(实际出现的人物有700多个)人物!充满神秘恐惧感的行家们都在细声商量,谁敢去啃这部著作呢?”
11月23日,大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在北京逝世,终年95岁。杨先生被誉为“几乎翻译了整个中国的人”,其重要贡献之一,就是和夫人戴乃迭(1919—1999)合作翻译出版了古典名著《红楼梦》的英文全译本。
众所周知,《红楼梦》内涵博大精深,是一本很难翻译的书。然而,《红楼梦》在海外的译介却一直没有中断,不断有新译本出现。据中国红学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胡文彬研究员介绍,从语种上看,《红楼梦》译本目前已涉及英、法、日、韩、俄、德等20多种不同文字,其中英、日、韩等译本又包括不同译者翻译的多个版本。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已有上百种不同版本的《红楼梦》译本,仅全译本就有20多种。
杨戴译本为亭台楼阁恢复“红色”
说到《红楼梦》的英文全译本,有一个遗憾,就是杨宪益和戴乃迭夫妇中西合璧的译本,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就已经开始动手翻译了,本来完全可以成为第一个《红楼梦》英译本的,但由于二人文革蒙冤入狱达4年之久,1972年才被无罪释放,而1973年,英教授霍克思的《石头记》就已经出版了第一卷。
杨戴二人忍着丧子的巨大悲痛,重新启动了《红楼梦》英文翻译工作。1978年,终于由外文出版社出版了英文版《红楼梦》的第一卷。而此时霍克思译本已风靡英语世界达5年之久,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杨戴译本的影响力,使得其更多局限于中国内地。在中国乃至国际红学界许多人士看来,杨戴译本的译文严谨度更高,尤其是对《红楼梦》书名的翻译更为准确。霍克思译本的书名是《石头记》,完全去掉了“红色”,连“怡红院”都被他译成了“House of Green Delight” (怡绿院),而杨戴译本书名为 “A Dream of Red Mansions”,其中“Mansion”这个词让人找到“楼”感觉,“red mansions”即红楼,让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红色”涵义得以保留。
牛津教授的《好了歌》
牛津大学教授大卫·霍克思(1923—2009)的五卷本《石头记》(The Story of the Stone),是英语世界第一个《红楼梦》全译本。霍克思本人曾在北京大学专攻中国古典文学,中文功底深厚,能用中文写旧体诗。霍克思把《红楼梦》的翻译当成自己的毕生事业,并为此提前从牛津大学退休。新的全译本《红楼梦》1973年作为“企鹅古典丛书”刚一推出,即广受欢迎,多次再版。1986年出齐五卷本,其译本语言精确优美,备受海内外红学界和翻译界褒奖。
他的译本将《红楼梦》这部巨作以其本色而同时又是容易理解的方式传达给了英文读者。霍克思在序言中谈到自己的翻译原则时说:“我自始至终遵守一个不变的原则:就是把所有一切——甚至双关语——都译出来。”霍克思的译著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有学者称赞其开篇的《好了歌》译得很到位。如:
Men all know that salvation should be won,/
But with ambition won't have done, have done./
Where are the famous ones of days gone by?/
In grassy graves they lie now, every one.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德国贾宝玉”
在德国,杰出的汉学家弗兰茨·库恩(1884—1961)于1932年出版了德文版《红楼梦》。1952年,为表彰其在翻译中国古典文化方面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当时的西德政府曾授予他“总统十字勋章”。人们赞赏他用《红楼梦》“充实了德语”。
库恩的译本在欧洲其他国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先后有英、法、意、匈、荷等语种的《红楼梦》,都是根据该译本转译的。
在译后记中,库恩写道:“《红楼梦》这个名字就像一座陌生的巍峨山峰,从幻想中的蓝色远方升起,它如今进入了欧洲人的精神视野。引人入胜但又令人畏惧。人们对无法战胜的山间裂缝和悬崖峭壁窃窃私议。一部巨大的小说怪物!一百多个(实际出现的人物有700多个)人物!充满神秘恐惧感的行家们都在细声商量,谁敢去啃这部著作呢?”
对库恩来说,《红楼梦》已经融入他的血液,其人生也深受影响。由于痴迷于宝黛的爱情,他终身未娶,并声称“不被任何德国女性所影响”,因而有“德国贾宝玉”之称。
他一生穷愁潦倒,行为乖张,去世时他留下的全部家当仅三箱半书、一箱唱片和半箱旧衣服,似在印证曹雪芹“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人生境界。
西班牙3年译《红楼》
早在1998年,笔者曾应邀参加在西班牙驻华使馆举行的一个颁奖仪式——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赵振江被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授予“伊莎贝尔女王”骑士勋章,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把《红楼梦》译成了西班牙文。
赵振江告诉笔者,应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邀请翻译《红楼梦》,在西班牙先后整整待了三年半。西班牙方面还派来了诗人何塞·安东尼奥·加西亚·桑切斯协作翻译。赵振江说,翻译《红楼梦》所遇到的困难,真可谓不胜枚举。“比如,《红楼梦》全书有姓名称谓的人物就有好几百个,很多人名又有双关的语义,如何翻译很棘手。像法语版《红楼梦》,是把所有的人名都按意思翻译过来,我觉得这样不可取,人家会觉得中国人的名字很滑稽,如贾雨村成了‘贾——冒雨的村庄’。考虑再三我们采用了拼音加注释的方法。”即使这样也还会有问题,如香菱怎么译?西班牙没有菱角这种植物,而原来从英文版转译的译稿中,菱角译成了荸荠,这哪里称得上是一位楚楚动人的少女的名字?赵振江和何塞商量后,决定将香菱译成睡莲并加了一条注释。
西文版《红楼梦》第一卷于1988年9月问世。2500册一个月内就销售一空,这对一个大学出版社、一个仅4000万人口的国度,几乎是史无前例的。三卷本的西语《红楼梦》目前已经全部出齐。赵振江前些日子在北大遇到几个西班牙人,都表示读过他翻译的《红楼梦》。
 

点击:
返回页首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