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数字图书馆 > 翻译论坛 >

翻译工作值得关注的几个问题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5-12-23
 

在“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出版座谈会上,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许明龙,呼吁要重视翻译工作,并列举当前翻译存在的问题是:稿费偏低,人才断层,奖惩缺失,译名杂乱。会上新闻出版总署柳斌杰署长对此一一作了答复,表示这些问题都在考虑和解决之中。看了这则报道,令人兴奋,多年来翻译工作被淡漠的局面,看来有望得到改善了。但兴奋之余又难免有种无奈的感慨,因为翻译的问题远不止上述四个方面。虽然已经“叫喊”好多年了,可是许多问题依然存在。在我看来,当前翻译工作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有:
翻译品种过杂,翻译质量难保证。21世纪以来,我国年均出版的翻译书大约1.5万种,比九十年代增长一半还多。引进外国先进的科学技术,这本应优先多考虑,可是,从2005年全国出版社申报的翻译选题来看,自然科学类仅占13.65%,而人文社科类却占83%。后者比例明显偏大。在引进的社科生活类图书中,竟然有介绍外国行业潜规则,教你如何吹牛拍马,如何防止被妻子发现偷情这样的书,显然有些滥了。2004年季羡林先生在《光明日报》答复我的提问中曾说,翻译还是要讲“洋为中用”,你翻译的书再多,如果不是都有用的,这样的翻译大国不值得去追求。季老的话,值得深思。
现在每年要翻译万把种外文书,国内又没有职业翻译家,哪里去找这么多有翻译资质的译者?实际上全要靠业余译者来应付。这种译量大、译者少的矛盾,加上有的人译德沦丧,导致了粗翻滥译,发包翻译,一人挂名多人拼译,编译代翻译等现象的出现。至于翻译抄袭剽窃,也是变换手法。上述的后果,就是劣质翻译的存在。
出版社把关不严,质量监管机制待加强。中文书质量优劣,读者多少能有所识别,而翻译书,因读者无力或无从核对原文,其质量只能依赖出版者来把关。而如今许多出翻译书的出版社,有的根本没有相应外文编辑,有的是引进台湾现成的译本,有的为了抢先占有市场,都借口译者文责自负,对译稿只作技术性处理后就赶印出版。这样做,无异把出版者承担的质量把关职责放弃了,以致有的看到劣质译作被曝光批评,出版社连错在哪里还不知道。
现在出版社对图书的政治倾向、民族关系、色情渲染、以及编校质量等,一般都较重视,而且也有一套监管的机制,有人在审在管。可对于翻译书稿,审哪些,怎样审,谁来审,劣质后果谁承担,也应有更明确细化的规定。出版主管部门以往也对翻译出版的资质做过一些规定或限制,但就整体翻译出版来讲,规章还应更完备,责任还应更明确。
抄袭侵权时有发生,翻译市场亟待规范。现在有了电脑,把别人译本的文字变动更换一下十分容易,以致抄袭或变相抄袭现象增多。试想,有的非专业翻译出版社,年把时间一下子就能推出多语种的上百部世界文学名著“新译本”;有署名 “李斯”者,竟能译出那么多语种的“诺贝尔文学奖文集”;还有被媒体称为“史上最牛译者”龙晴者,近几年平均一年能出版6部译著;直到今年又冒出署名“宋瑞芬”的人,一人翻译出版了《百年孤独》、《十日谈》、《茶花女》、《源氏物语》等十几种不同语种的外国文学名著。(据我所知,我国至今尚未买到《百年孤独》中文本的翻译出版权。)迄今仅有“李斯”因被起诉,部分认账了,而有的所谓译者还在忽悠人。
翻译市场的不规范,主要表现是“劣胜优汰”。一些粗制滥造的译本,因为投工少,成本低,印制快,抢占市场先赚了钱。反之,仔细翻译的精品翻译书,因为上市晚,市场被人占领,投入多,产出少。说到翻译稿费和引进版的版税,正规经营的确实嫌低,但也有不正规来“野的”,特别是一些工作室,只要有望畅销,稿费和版税会哄抬到惊人的不靠谱。市场上翻译服务的报酬,也缺少标准。翻译转包、翻译“二道贩”,网上翻译的误导和侵权,等等,表明翻译市场亟待规范管理。
对翻译作用认识不足,翻译工作缺乏统一领导。宣传上常讲翻译的重要性,但现实生活中,对翻译作用的认识却远远不足。在高校,译作不算科研成果,翻译只是二级学科;许多翻译书封面没有译者署名;文艺界几乎所有门类都设有全国性的权威大奖,但翻译奖没有;世界许多国家都设有政府翻译奖,季羡林先生生前也曾三次公开呼吁设立此项奖,但至今未能实现。1991年起,新闻出版署曾委托中国版协主办过六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评奖,表彰过一批优秀的文学翻译书,可惜这个与翻译沾点边的奖,如今也被取消了。
上述这些问题,多年未获解决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翻译涉及教育、文化、出版、外事、外宣、科技等多个方面,而至今缺乏一个归口的部门实施有效率的统一领导。当前翻译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诸如建立翻译质量检查、监督机制,健全翻译及翻译出版资质的审核;编写结合翻译实践的实用教材,加强翻译人才包括翻译编辑的专业培养,加快建立职业翻译家队伍;尽快出台翻译奖惩新办法,推行劣质翻译问责制;大大加重对侵权的惩罚力度,加强对翻译版权及专有出版权的保护;以及规范翻译市场的管理,等等。这些都需要有一个部门统筹规划与协调。可否也像“中国语文工作委员会”、和“对外汉语办公室”那样,设一个受权统管翻译工作的机构,以加强对翻译工作的统一领导。
(作者:李景端 )
 

点击:
返回页首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