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数字图书馆 > 翻译论坛 >

为何是莫言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5-12-23

当地时间11日中午(北京时间晚7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
得到消息时,莫言正在他的家乡高密吃饭。莫言说,他有点吃惊,但心情非常好。
在瑞典文学院会议厅,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Peter Enghund)先后用瑞典语和英语宣布了这一消息。他说,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
“这是值得欣喜的事。许多年了,不容易。”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诺奖效应
根据央视的报道,就在莫言被宣布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之时,瑞典文学院现场气氛热烈,大家纷纷上前祝贺中国记者,并且现场已摆出莫言的著作开始出售。
莫言在瑞典出版了三本书:《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生死疲劳》,三本书的译者均为瑞典翻译家陈安娜。昨晚七点半,陈安娜在其认证微博上只发了 “太阳”与“蛋糕”的图标。而当日上午,她发微博谈到诺贝尔奖时称:“大家安静下来吧,等着瞧。” 在莫言获奖的消息公布后,诺贝尔奖官方网站上“祝贺”一栏滚动字幕中,出现了署名“安娜”的留言,内容为:“congratulations!莫言,I loved your book。”(恭喜!莫言,我热爱你的作品。)
在国内的书店与网络,莫言的书更是处于热销状态。莫言可能获诺奖的消息“预热”了几天。其新作《蛙》这一周因为库存不多,已经卖断货。其中一家出版社的责编已紧急开会,就莫言作品的出版进行商议。
当当网官方微博昨日中午就发了几个帖子,给出链接当然是其网站的商品。在获奖名单公布后,该网站也迅速将莫言的所有作品放在图书首页推荐,并在《莫言文集》的介绍里增加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世界级实力派作家”的推荐。
另一家出版公司早在今年夏天就确定在年内发行莫言全集,全集分为长篇系列、中篇系列和短篇系列,《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檀香刑》、《蛙》等经典作品都将再版。
“这只是开始,除了图书销售外,其作品的影视版权的销售等都会接踵而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张艺谋的《红高粱》与《幸福时光》是改编于莫言的中篇小说《红高粱》与《师傅愈来愈幽默》,电影《暖》改编自莫言的《白狗秋千架》,影片荣获第1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金麒麟大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2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最佳编剧奖。
“诺贝尔在给予其荣誉时,势必会让各方的投资者看到最小风险的好项目。”该人士认为。
甚至一本《莫言评传》的作者、《收获》杂志编辑部主任叶开也在其认证微博上大力推销其个人作品。叶开对记者表示,《莫言评传》也在考虑尽快出修订版,已有几家出版社找上门了。
“茅盾文学奖可能给作家的收入带来10倍的增长,在目前国内非理性的市场环境中,诺贝尔奖给莫言带来的,将不止这个倍数,20倍都是有可能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直言,莫言将成为作家群里毫无疑问的富豪。因为历届诺奖作家,哪怕其作品并不太容易读,获奖后也会在全球热卖一阵子,甚至会持续很长时间。何况莫言的作品可读性本来就很强,在本土销售原本就不错。
让西方读者读懂
谢有顺对本报记者表示,莫言的文学影响力、翻译传播以及知名度都相当高。莫言能通过文字构建一种空间广阔的、有冲击力和影响力的精神世界。“这是来自文学本身的活力,像是从大地里生长出来的。”
近5年来,有关部门推出“中国图书推广计划”等,中国出版业加大版权输出力度,图书版权输出逐年递增,图书贸易逆差持续下降。
根据中国出版集团提供的数据,2011年法兰克福书展上中国展团实现版权输出2399项,合作出版25项,同比增长10%以上。越来越多的外国出版商对中国主题的图书感兴趣,他们希望了解当今中国的真实故事,大到国家大事,小到百姓生活,也非常希望了解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诠释。
《于丹〈论语〉心得》已海外授权28个语种,法文版畅销20万册,这本书也完成了法、英、德、意等多个语种的版权输出协议。
除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集非常受读者欢迎外,莫言、余华等中国当代作家的作品也受到了媒体和市场的好评。
莫言的书被翻译的版本多达200多册。
在今年一次汉学家翻译大会上,来自西方20多个翻译家提到最多的中国作家就是莫言。
当然,这与莫言的风格有一定关系。
上世纪60年代拉美进入“文学爆炸”时代,拉美文学“四大金刚”代表着几个不同流派,比如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巴尔加斯·略萨的结构现实主义、科塔萨尔的心理现实主义和富恩特斯的社会现实主义,这些流派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构成了这一时代的集体辉煌。
拉美“文学爆炸”的影响也波及到了华语文学世界。“西方的叙事结构与中国传统的章回体结合得比较好,在这点上,莫言的小说是西方读者能够理解并接受的很重要的原因。”作家邱华栋认为。
2007年,有机构曾发布“中国作家实力榜”,包括谢有顺在内的10位文学评论家共选出了58名作家上榜,其中莫言以9票高居榜首,余华、史铁生、阿来和王安忆以6票同居次席。“他1985年发表的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就足见功力,现在它也还是莫言最好的作品之一。”
6年前,莫言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如此定义作品的“深刻”:只有正视人类自身个性方面难以克服的弱点和缺陷,正视它们所带来的命运的变迁,才是真正深刻、真正触及灵魂的。也就是说,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有动物性的一面,有一些难以克制的个人欲望。每个人心中都有造成苦难的原因,只有正视人心中的恶,才可能写出深刻的苦难,写出真正的悲剧和命运。
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作家
按照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程序,每年9月,征求提名次年诺贝尔奖候选人的邀请发往世界各地,邀请范围在600~700人之间。首轮评选之后,将在5~15人的范围内产生最终的获奖者。
中国作家第一次“被提名”是在1927年,来自诺贝尔故乡的探测学家斯文赫定来华考察时,在上海了解了鲁迅的文学成就以及他在中国文学上的巨大影响,与刘半农商量准备推荐鲁迅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但被鲁迅婉言谢绝。
第二次是1975年夏天,国际笔会在维也纳召开,林语堂被选为副会长,接替川端康成。会上,全体通过以国际笔会名义推荐林语堂获该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然而,该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意大利诗人蒙塔莱。
“诺贝尔文学奖的结果很难预测,这还是一个欧洲语系为主的奖项,有地域的因素。近些年,一些亚洲的作家开始获得该奖项,诺贝尔文学奖本身也需要加大其影响力。”邱华栋表示。
有人曾对1901~201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做过这样一个统计,日耳曼语使用群体是最大的得奖群体;使用日耳曼语族(包括英语、德语、挪威语、瑞典语等)的作家合计有52位,占全部107名得奖者的48.6%。
同时,西方社会对中国作家以及作品的熟悉程度并不高,图书进出口贸易在2005年前,逆差就达到10比1,在欧美市场更达到100比1以上。
这一切或许都会随着莫言得奖,画上句号。
两年前,莫言做客新华网曾谈到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作家的关系。“有一些批评家在讽刺挖苦中国作家有诺贝尔文学奖焦虑症。这个讽刺不一定正确,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已经忘掉了,是他们没有忘掉。”
在莫言看来,诺贝尔文学奖历史上确实评出很伟大的作家,但也有很一般的、被遗忘的作家。得奖的有100多个作家,现在真正被记住、作品还在流传的作家到底有多少个?
因此,莫言两年前就说过:“忘掉所有的奖项,是所有作家最高的选择。”
————
莫言
●出生于1955年2月17日
●原名管谟业,山东高密人
●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一系列乡土作品充满“怀乡”、“怨乡”的复杂情感,被称为“寻根文学”作家
●他的主要作品包括《丰乳肥臀》《蛙》《红高粱家族》《檀香刑》《生死疲劳》《四十一炮》等。
●其中,《红高粱家族》被译为20余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并被张艺谋改编为电影获得国际大奖;长篇小说《蛙》2011年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获奖理由
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
从历史和社会的视角,莫言用现实和梦幻的融合在作品中创造了一个令人联想的感观世界。
(文/陈汉辞 田享华)

点击:
返回页首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