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数字图书馆 > 翻译论坛 >

莫言获诺贝尔奖引发冷思考:中国图书三条路径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2016-01-12



一年一度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正在成为国内外出版商合作交流的大平台
 

  莫言获得诺贝尔奖的讨论热潮虽然正在缓慢降温,但他带给国内出版业的思考却越发深刻。业内人士认为,莫言获奖的一半功劳要归翻译界。然而,能够像莫言这样被国外知名翻译家青睐,将其作品成功翻译、发行并在海外市场获得成功的中国作家屈指可数。中国图书走出去难已是不争的事实,为此,记者通过对业内人士的采访,梳理出以下几种途径,以此探讨如何才能吸引海外出版商的目光,成功走出去。
  途径1  中介机构搭建交流桥梁
  “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不是在做翻译工作,而是成为很多国内外出版社相互交流的传声筒。”早在2007年,作为一名美国人,同时也是一名资深中文翻译家的陶建就开始利用自己从业接触到的关系,为中外出版商搭建交流平台。2010年,随着自己业缘的扩大,陶建正式筹建了“翻译文化咨询有限公司”专门做起了中外出版商“传声筒”的生意。
  陶建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业务不断扩展,除了充当中外出版社沟通的桥梁之外,还做了版权代理、帮助中外出版商翻译、版权咨询等工作。在陶建看来,夹杂在中外出版商之间的市场发展潜力无限。
  “国外出版社获得的中国文学市场的信息太少,对于中国图书翻译出版的政策也不了解。而我作为长期从事中译英翻译的译作者,熟悉中国图书翻译行业,在中国认识一些出版商、版权代理商,恰恰能够帮助他们。”陶建如是说。
  对此,意大利著名儿童图书出版商——地中海香柏驻中国首席代表王韶华颇有同感。“我也认识一部分译者利用自己的关系开办公司。但这部分译者主要是针对自己所熟知的那一系列图书,一般公司规模比较小。”相比于小规模的中介公司,另外一种大型且普遍的中介公司被业界广为推崇。王韶华表示,成立更多专业化和国际化的版权代理机构公司或是助力中国图书走出去的很好途径。
  版权代理机构就是指版权代理人受著作权人的委托,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代理解决转让或授权使用其作品著作权及相关事务。版权代理机构一般都具有联系广、人才专、信息快、协调能力强等优势,这些机构一般熟悉各类作品的市场需求和销售行情;可以代表作者进行著作权转让或授权使用的谈判,处理有关法律事务,以及联系出版社,安排作品出版等;同时还可以为委托其代理著作权事务的作者介绍各类作品的读者需求信息,提供写作建议。
  “专业的版权代理公司因其更了解所代理的版权作品的特点、优势所在,能更精准地展示所推作品;其还具有专业的营销方式,能够将作品很好地推介给国外出版商。此外,由于其与创作者的利益相关,在版权人版税方面也会据理力争,更能保护创作者的利益。”王韶华称。
  途径2  中外出版商合作出版
  目前,中外出版商的合作大多是简单的版权输出。海外出版商购买到某部中文作品版权之后,再自行找译者将作品翻译。但由于中西方的阅读习惯、文化背景迥异,在选题确定以及作品翻译风格上,作品文化“本味”和迎合海外市场两者很难得到兼顾,为此,海外出版商出版中国图书的过程往往会面临许多困难。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外出版商合作出版或许更加适合中国图书走出去。王韶华表示,中外出版商共同合作,从图书设计、选题确定到市场推广双方一起参与,能够优势互补,弥补中方在推广中国图书渠道的不足;弥补外方出版商在该部作品文学内涵、文学价值理解上的不足。中间存在的问题可以及时得到纠正。这种方式能把作品内涵挖掘得更深入,对于打造图书出版品牌也极为有利。
  原为贝塔斯曼(中国)出版集团合伙人贝榕公司常务副总裁,现为精典博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陈黎明也表示:“中外出版商合作,两者会相得益彰,既能充分地表达中国文学作品的内涵,又能依据国外市场需求、思维习惯做一些调整。出版的质量也就会相应提高。”
  但王韶华同时也指出,合作出版更为复杂,难度较大。“如果中外出版商交流更加密切,那中国图书推广出去就不再是难事。问题是共同出版需要两者之间紧密合作,各个环节哪怕一个小细节都需要双方共同沟通确定,这种出版方式比较难执行。”
  虽然目前国内出版商与国际出版商共同出版中国文学作品的案例甚少,但是中外出版商共同出版成中文的外文图书却并不鲜见。如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和朗文出版社合作的《新概念英语》(新版);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和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公司合作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文版等。
  途径3  政府应设立翻译文学奖
  从2006年开始,为鼓励各国出版机构翻译出版中国图书,我国就推出了“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对购买或获赠国内出版机构版权的国外出版机构进行翻译费资助。陶建表示,这项工作确实为中国图书走出去做出了很多贡献,但是就其个人感受,这项工作的受益面还需进一步扩大。其曾经也咨询过这项“资助”,不过最后都没有结果。
  据介绍,翻译者的薪酬水平普遍不高。“翻译一部200-300页的成品小说,时间需要半年到一年,但是报酬只在8000美元-1万美元上下,合人民币不到3万元。”陶建无奈地说,这根本无法保障翻译者的生活。
  此外,陶建还建议政府对一些作品先做一个20-30页的介绍性的翻译样本,让国际出版商通过翻译出来的这部分内容,对整本书有大概了解,从而吸引国际出版社主动翻译中国作品。
  王韶华认为,从政府角度看,设立中译外翻译奖会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欠缺优秀的翻译人才是阻碍中国图书走出去、海外出版商走进来的最大因素。政府可以通过专门设立中译外翻译奖的方式,让全世界的译者关注中国文学的翻译,且形成一种夺奖氛围,在这种氛围下,中译外的翻译水平会不断提高。”
  早在2009年,法国大使馆就曾专门为中国内地致力于法文中译本精品图书的出版和翻译事业的出版社和译者设立了“傅雷文学奖”。
陈黎明还表示,助推中国图书走出去,政府应该降低图书出版相应的税收,让这个行业里的人获得更多税收方面的优惠。
(吴园园/文 高鹏/摄)

点击:
返回页首 返回上一页